第A08版:不一样的年味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亲爱的乡村
·
一天走50多家 拜年不光是“力气活”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19年2月11日 第A08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亲爱的乡村

  过大年,我们却在找年味儿。许是在城里待久了,才更迷恋乡村大集一样的热闹?

  这个春节,记者带你去乡村,去看灶台里跳动的火苗,柴火炖出笨鸡笨鹅,还有烧热的土炕……

  □实习生

  许丹

  本报记者

  王东 郝欣

  文/摄

  ■宾县宾西镇裕民村

  北京再繁华,

  也赶不上农家院亲

  记者在裕民村村头,见到李忠朝父子正在砍柴。“才想起砍柴呀?”李家小儿子李金禄憨憨地笑:“这不是才回来吗,咋也得把炕烧热乎的。”一铺热炕也是李家老小惦记的“年味儿”。

  推柴车与院门口停着的宝马车擦肩而过,这才是李家现在的生活。李家俩儿子折腾得不善劲儿,大儿子纯净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小儿子选择了居家养老产业。他们都在北京安了家,也把老两口接了去。

  62岁的李忠朝告诉记者,这个村里有他的家,在哪儿过年都不如回家,踏实。年前,李家“家庭会议”决定回老家过年。李家小儿子李金禄载着二老,带着女儿、侄子先回来了。村里人有疑问,咋不在北京过年?李忠朝和老伴儿告诉众乡亲,北京再繁华,也赶不上自己的农家院亲。

  李金禄说,“乡村的安宁祥和是一种抚慰,每次回到村里就好像得到了一种营养。”

  ■宾县居仁镇福合村

  “宾派大鼓”响

  耳朵过了个好年

  村里家家忙着杀鸡宰鹅贴对联,魏庆增却抱着个木匣子匆匆出了村,去了他的“搭档”、农民画画家李海廷的家,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挚爱——宾派大鼓。

  喜欢听大鼓的乡亲早来了,魏庆增请出师爷传下来的大鼓,李海廷抱起心爱的三弦儿,两人唱起了宾派大鼓最经典的《杨家将》选段,唱腔激扬有力、扣人心弦,这“农家画室”里瞬间奔出了“千军万马”。

  过去每到年节,宾派大鼓是宾县百姓喜爱的娱乐节目之一,有近200年的历史。“如今会唱的、还在唱的没有几个人了,甚至听到过宾派大鼓的人都不多了。”这老哥俩搭档20年了,不想让这门艺术在自己身上断了,李海廷的画室便成了大鼓书场。

  李海廷告诉魏庆增一个好消息,因为入选了哈尔滨市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宾县已开始整理宾派大鼓的词曲,力争让宾派大鼓重返舞台。

  ■方正县德善乡安乐村

  “齐得隆咚呛”

  大秧歌扭起来

  “齐得隆咚呛咚呛”……远远听到锣鼓家伙响,孩子们最先奔出了门,盘腿坐在炕头的老太太也忙着找鞋下地。方正县德善乡安乐村的大秧歌大年初一就开始了,这份热闹会持续到正月十五。

  村民们围住了秧歌队,三十多位秧歌队员为大家表演抬花轿、扇子舞、猪八戒背媳妇……秧歌舞姿或洒脱奔放,或幽默诙谐,赢得阵阵掌声。

  村里夕阳红秧歌队去年11月由村民自发组成,大秧歌在乡村本有那么一股子魔力,短短3个月,秧歌队迅速发展壮大,已经有30多位村民参加。

  自从村里有了秧歌队,七旬的王奶奶说,“看到他们跳得那么带劲儿,我也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心情也好了。”

  ■双城区希勤乡希勤村

  萌娃下乡

  疯闹中“心存余香”

  “站住,别跑……”在农家院里,一个通红身影边追鸡边喊,吓得一群鸡四处躲藏,小狗汪汪直叫,真正的鸡飞狗跳。满院抓鸡的宝贝儿就是祎乐,哈尔滨萌娃一枚,跟爸妈下乡过年,这是她刚到奶奶家时的一幕。

  祎乐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年前,奶奶告诉小祎乐说,咱农村有鸡鸭鹅,还有小狗笨笨,祎乐就开始盼年了。大年三十一到奶奶家,小家伙还没进屋呢,就去跟鸡鸭鹅狗打招呼,抓鸡、摸狗、烧灶、扫地,成了她新鲜刺激的日常。

  过年下乡,女孩儿都疯淘,更别说小子了。3岁的凡凡跟爸妈回了双城区希勤乡希勤村的姥姥家。对他来说,农家院里里外外的一切都那么新鲜。可怜的溜达鸡,原本闲庭信步,被凡凡追得上蹿下跳、四处乱跑。

  村里玩了一圈,坐在了团圆饭桌边,姥姥拉着凡凡问:“你长大想干点啥?”凡凡脱口而出:“长大啊,回村里养鸡!”一句话逗乐了全家人。

  祎乐妈妈说:老辈人常说,过年就是过孩子,为人父母后才有了感受。就像迟子建说的:“好在繁华落尽,我心存有余香,光影消逝,仍有一脉烛火在记忆中跳荡,让我依然能在每年的这个时刻,在极寒之地,幻想春天!”

  ■双城区希勤乡希勤村

  “大脚超市”

  你过年,他过日子

  “家里来人儿了,我来拎两瓶小烧儿,钱儿回头搁微信给你转啊。”乡里乡亲的,推门进屋,直奔货架,嘴和手都没闲着,撂下这句话,人已经拎起酒出去了。大过年的,村里大哥来买东西,就像在自家后厨拿一样痛快。

  “成,不够喝再来拿。”双城区希勤乡希勤村的满乔超市里,店主满彦臣头也没抬,用这句话送走了老主顾,他正忙着给村里一位大妈买的黄瓜、豆角过秤。

  人家过年,他家过日子。两年前,结束城里的打工生活,夫妻俩回到老家希勤村开了这间便民超市,不少村民习惯叫它 “大脚超市”,因为开店最初,“老板娘”乔玉宽常当着村里人面埋怨丈夫“卖货大手大脚,一点不会精打细算”。村里人起哄:“不如改叫‘大脚超市’得了。”玩笑归玩笑,超市竟越来越火。

  进年货时,两口子下了心思,高中低档年货都尽量配齐,还要有特色,乡亲们爱吃啥就进点儿啥备着。为方便村民,从大年三十起,小店就一直没关过板儿,两口子住在超市里屋,店里的灯成宿亮着,就为告诉大伙儿:想买啥随时进店。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