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科技之光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锲而不舍,专注于“心”
·
“我和祖国的故事”征文启事
·
市老科协召开四届六次理事(扩大)会议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19年4月15日 第A07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宝峰:
锲而不舍,专注于“心”
  杨宝峰(左)指导学生进行试验。

  □本报记者 张磊.

  1976年,一位少年在药学的圣殿上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药学事业,发扬救死扶伤精神、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刻苦钻研……”弹指一挥间,40余年过去了,岁月的流逝丝毫没能磨灭这神圣的誓言,他的每一个足迹都在实践着自己的誓言,使这一誓言更显沧桑、凝重。他就是我国著名药理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宝峰教授。

  1

  学习勤奋用功

  “沈药”奠定良好基础

  1976年,杨宝峰进入沈阳药学院(现为沈阳药科大学)。作为中国高等药学学府之一,“沈药”以教学质量、科研意识以及老师们做人、做事、做学问的品德等名校风范,“彻底征服”了极具学习欲望的杨宝峰。

  在对学生的培养上,“沈药”始终重视学生的动手、思考及创新能力。尤其体现在学校的药理学、药物化学等实验中。实验室的老师总要求学生对于实验的内容、关键点、难点都做到心中有数。

  当然,对于当时年轻的杨宝峰而言,最令其叹服的要属“沈药”那批高水准、严要求的教授、专家和学者。其中,有一件小事,至今回想起来都让他感触颇深。

  与杨宝峰同期进校的学员共有七个班,经过考试选了33个成绩好的学生组成了快班,杨宝峰是其中一名。由于快班里的学生都是年级中的佼佼者,因此他们都有些骄傲。只是,这样的“骄傲”最后被负责天然药化课程教学的姚新生老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给“消灭”了。

  “在一次考试中,姚老师单独给我们班出了一份很难的试题,结果得分最高的同学也只有80多分,绝大多数同学得了70多分。” 杨宝峰说,通过这件事,他深深体会到姚老师的用意——“九牛一毫莫自夸,骄傲自满必翻车”,做人不仅要谦虚谨慎,更需要终身学习。

  从此,原本学习成绩就不错的杨宝峰,更是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中。“一个学生,即使不聪明,但看得多了,学得多了,思想自然就开阔了。因此,我常说,我可能不是最聪明的学生,但我或许是最努力的学生。”每每说起自己当年的用功,杨宝峰总倍感自豪。

  在“沈药”奠定的良好专业基础之下,毕业两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哈尔滨医科大学读研。当时,该校的研究生人数屈指可数;研究生毕业3年后,他又在同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随后,到日本筑波Eisai研究所从事新药研究。

  2

  咬定青山不放松

  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在医学的研究上,心律失常的研究是难点之一,该疾病的影响因素比较多且复杂,遇到的瓶颈问题也比较多。上世纪90年代,人们发现心律失常是一种心脏电活动的紊乱,细胞内钠、钾、钙等离子电流异常是其发生的重要原因。当时,国际学术界出现了一股离子通道研究热,几乎所有研究心血管疾病的人都在研究它。到2000年左右,抗心律失常药物的总有效率仅为30%到60%,许多研究者都因研发工作前路渺茫而黯然转向。在这个时候,杨宝峰没有退缩。他认为,做科学研究应该在“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持过程中思考与分析,才可能解决关键问题获得成功。

  2000年,在大量的实验基础上,杨宝峰首次提出“抗心律失常药物最佳靶点学说”,认为心肌的钠、钾、钙等离子通道(靶点)变化导致细胞离子电流失衡,从而引发心律失常,药物应通过作用于最佳靶点,恢复离子电流的平衡,从而调控心律失常的发生发展。杨宝峰在理论上推动了抗心律失常药物的研究,把心律失常药物研究领域向前推进了一步。凭借这一成果,杨宝峰和他的团队摘得了200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成为全国这一年生命科学领域最高的两个自然科学奖获奖项目之一。

  随之,他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接踵而来:首次揭示心脏M3受体和心律失常的关系;首次发现导致恶性心律失常的新靶点——miRNA;首次发现中药苦参碱、心律齐片、7溴化乙氧苯四氢巴马汀(EBP)、微小核苷酸具有调控心律失常作用并阐明机制等。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杨宝峰用他的勤奋与执着,向世界证明——“中国的科学家是聪明的、是刻苦的,中国人在这一领域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 国际著名心脏生理学家Mark Anderson和Peter Mohler曾撰文评论称:“杨宝峰团队的工作为心律失常、心源性猝死患者带来了希望,迈出了令人兴奋的一步。”

  哈尔滨市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哈尔滨市百威英博城市发展基金会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