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同创文明城 合力促振兴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冰城志愿“护鸟人” 两年救鸟近万只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2019年12月2日 第A07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旷野中、山林间他们徒步千里拆网清笼,只为守护悠悠鸟鸣
冰城志愿“护鸟人” 两年救鸟近万只
  ▲护鸟志愿者解救粘网上的小鸟。
  一只刚刚获救的野生鸟。
  志愿者放飞被解救的小鸟。
  护鸟志愿者深入村屯开展护鸟行动。

  ■编前

  哈尔滨,是东北亚地区鸟类最重要的迁徙地、停歇地和繁殖栖息地,全球8条主要鸟类迁徙路线中有两条经过这里,再加上日益改善的生态环境,使得在哈市栖息的野生鸟类种类达到了230余种,其中近200种为候鸟。每年春秋两季,成千上万的候鸟穿越城市上空、竞逐松花江上的场面已然成了冰城一景。然而就在我们尽享人与自然的和谐时,总有一些人为了一己私利架网设笼伸出“折翅”的黑手。为了守护长空中的悠悠鸟鸣,有一群人终日奔波在旷野山间,他们拆网清笼踏上了没有硝烟的护飞战场,他们的名字就是——冰城“护鸟人”。

  □本报记者 王铁军

  九月中旬,北雁南飞,又是一年候鸟南迁时。“多队”又开始修理他那辆被剐坏了底盘的爱车准备奔赴“战场”,55岁的“本子”也跑到市场上选购剪刀、钳子等救鸟工具和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品,一名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们想方设法安排好工作和家事,为即将到来的迁徙季护飞“战斗”腾出时间。旷野、山间、村外、林边……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一张张粘鸟网、一个个捕笼,还有无数只野生鸟的自由与生命。

  A

  “多队”——救猛禽指肚被叨穿 捣窝点遭遇威胁

  “为了救鸟,这罪遭得有意义”

  “多队”,49岁,哈市某国企技术人员,哈尔滨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团队“行动组长”,因其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得名“多队”。

  记者见到他时,“多队”正在修车,“底盘总磕,没招,有的地方没路。”性格直爽的他管加入团队叫“入伙”,“两年多前在道外鸟市,看到那么多鸟被关在笼子里,死了的就被随手扔进垃圾桶,心里不是个滋味。后来偶然碰到志愿者放鸟,刚被救下来的小鸟拼命挣扎着重回蓝天,那种对生命和自由的渴望,让我特别激动,所以我就入伙了。”“多队”说。

  呼兰、双城、巴彦、兰西、肇东、大庆,两年来,凡是候鸟迁徙路过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他的车里,对讲机、视频记录仪、剪刀等物品装了一箱子,还塞着四五件厚衣服,“野外穿多厚都能冻透。遭罪是肯定的,但这罪遭得有意义。”“多队”说。

  9月初,“多队”他们在一处捕鸟人的隐蔽仓房里发现了一只被人用绳套拴住驯养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隼。反复沟通后,捕鸟人同意放飞。但在放飞过程中,锋利的鸟爪直接贯穿了他的小拇指指肚。10月,在南岗区一处平房,他和志愿者们试图解救300多只小鸟时,被一群社会闲散人员围住,好在民警及时赶到才解了围。

  遭罪、受伤、被威胁,但“多队”说自己还会坚持做下去,“我希望我们的子孙能看到更多的鸟儿自由飞翔在蓝天上。”

  B

  “本子”姐——后勤保障竭力承担 得名“南瓜饼一姐”

  “看到小鸟重回蓝天是最大的快乐”

  “本子”姐姓李,55岁,退休,负责团队后勤保障,每次巡护都给“战友”们带自制的南瓜饼,因此得名“南瓜饼一姐”。

  “本子”说自己是个挺安静的人,当志愿者是机缘巧合。“去年年初,朋友带我参加野保活动,我就沉迷了。看到自己解救的小鸟重回蓝天,那种成就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快乐”。作为后勤负责人员,每次巡护“本子”不但要负责记录和录像,还要提前采买工具,再给“战友们”备好一兜自创的“李式南瓜饼”、烤面包等食品以备不时之需。

  10月初,在呼兰区的一次分头巡护中,“本子”在野地里发现一处捕鸟网,担心捕鸟人回来收走工具,她就一个人蹲守现场,结果又发现了鸟笼,从笼子里救出5只苏雀和黄雀。“我从小怕狗,现在巡护,村屯都是狗,磨练一年多,现在已经‘免疫’了。”“本子”说。

  近两年的护飞,让她成就感满满,也愧疚深深,因为这意味着要经常把八旬的母亲独自留在家里。“巡护一出门就是一天,每次我都会给她备好一天的饭菜。真不忍心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说起这事儿,“本子”有点儿哽咽。

  C

  管绍贤——大学老师撑起“野保团队”

  “做野保很累,但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管绍贤,哈尔滨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团队负责人,被队员们尊称为“洁宇老师”,她也真是一名大学老师,还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委员会副秘书长,负责黑龙江省野保志愿者队伍发展及活动的协调管理工作。

  管绍贤告诉记者,哈尔滨野保团队成立于2018年4月,现有成员40余人,从20多岁的年轻人到年近七旬的退休人员都有,他们来自全市各个行业,有教师、医务工作者、公职人员、企业人员,还有自由职业者。目前,他们主要在春秋两季开展候鸟护飞行动。作为团队负责人,列任务表、安排并跟进行动、整理数据和现场情况等是管绍贤每天都要做的工作,除了上班,她的业余时间基本都用在了野保上。今秋巡护24次、走了百余村屯、行程3000多公里,清理捕鸟网223张约3000多米,销毁捕具3190个,解救野生鸟4850只。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共解救放飞各类野生鸟近万只,这就是哈尔滨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团队交出的成绩单。

  “做野保很累,但你看到可喜的改变就会明白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尤其是有了职能部门的支持,我们觉得心里踏实多了。”随着加大普法宣传和巡护力度,志愿者们发现,今年下网、下笼的现象比去年已经减少了许多,所走过的地方遇到的捕鸟者也大都比较配合。

  “作为一名普通的民间志愿者,能为生态保护贡献一份力量,为子孙后代造福,就值了。”管绍贤说。

  本版图片由护鸟志愿者提供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