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文化
3上一版  
标题导航
·
72岁老人自办“哈夏”博物馆
·
广告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20年7月23日 第8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72岁老人自办“哈夏”博物馆
有生之年要把藏品捐给国家
  参加“哈夏”展演的歌剧《孙武》节目单
  花13万买来的“哈夏”嘉宾签名簿
于常瑞和他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博物馆

  □本报记者 申志远 文/摄

  72岁的于常瑞是中国收藏哈尔滨之夏音乐会藏品的第一人。今年,他在东大直街的地下古玩城租了60多平方米的门市房,建立了一座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博物馆,里边陈列了他近60年收藏的2万件“哈夏”藏品,这位收藏家是亲历了34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的“哈夏粉丝”。他说:“我想在适当的时机,把全部藏品通过‘哈夏’组委会捐给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感谢这座城市让我实现了梦想。”

  A

  1961年

  靠捡废品

  看首届“哈夏”

  于常瑞说,小时候周围很多人都有收藏东西的爱好。大人攒小人书、杂志、票证,小孩则喜欢攒糖纸、烟盒、画片等。1961年夏天,12岁的于常瑞听人说,首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要举办了,门票3角钱。由于家庭条件比较困难,没有钱买票,他只好去工地捡碎玻璃卖钱。为了攒够门票钱,即使划破了手,他也没放弃。攒够了钱,买了票在青年宫观看了开幕式文艺演出。演出结束后,于常瑞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家。那次音乐会让他印象深刻,买来的第一届“哈夏”开幕式节目单至今依然保存完好。

  此后,于常瑞每届“哈夏”必看,而关于“哈夏”的所有物品,只要能找到的他都想尽办法弄到手。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收藏,只是兴趣所致。这一攒就是几十年,每届开幕式和闭幕式,于常瑞一定到场观看。用这种方式,他攒了历届“哈夏”全套节目单、演出服、门票、画册、歌谱等大量物品。上世纪80年代收藏风开始流行,于常瑞将自己攒东西的爱好变成了专业收藏。

  B

  历时59年

  收藏成为

  生命的一部分

  于常瑞收藏“哈夏”的衍生品像着了迷,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条件,他都要想办法收集到手。有一次,大雨天,他在街上看到有人打着“哈夏”音乐会的雨伞,他冒雨和人沟通,买了把新雨伞跟人家换。他的“哈夏”藏品有一两元收购的门票,有几百元、上千元收购的节目单,也有上万元收购的证书。最贵的花了13万元,是李谷一、郭颂、阎维文等53位知名人士签名的嘉宾签名簿。

  于常瑞为了集全“哈夏”节目单,奔波于历届“哈夏”演出现场,几十年如一日。有一位老收藏家藏有5张第六届“哈夏”节目单、12张第十七届的、3张第十八届的,于常瑞就去商量转让,无论给多少钱老收藏家就是不卖,于常瑞就常去沟通,这一去就是十多年。终于,老收藏家被他的执着给感动了,以5500元的优惠价格转让。这些年于常瑞收购“哈夏”物品花了200多万元,他把平时经营古玩、字画、电影放映机等藏品赚来的钱都购买了藏品,还搭上自己每月的退休金。其实他也有机会用藏品来赚钱,每次有人要高价购买时,都被他婉言拒绝。

  于常瑞的做法得到了爱乐者们的支持,很多人送来了自己的收藏,文化衫、纪念币、钥匙扣、海报、节目单、门票、签名照,还有人把“哈夏”自己获得的奖杯、证书、成绩册都送给了他。其中,“哈夏”开幕式导演组的文化衫就是记者送给他的。

  C

  写一本书

  记录淘宝

  “哈夏”的经历

  拿着各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的门票、节目单,于常瑞如数家珍地向记者讲述着“哈夏”的故事。为了收集这些物品,他节衣缩食去外地收购,去地摊寻觅,在全国各地淘“哈夏”的周边物品。如今,他的“哈夏”宝贝得到了收藏界的认可,有大收藏家要出巨资购买。老于说:“有人最高出到300万元,但我不卖,只能交给国家,这些物品是属于这座音乐之城的。”老于一直有个心愿,继续完善丰富藏品,写一本关于“哈夏”的书,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的来龙去脉、历史沿革都写到书里面,再配上他收藏品的实物图片,让热爱音乐的市民们都能看到他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博物馆,了解“哈夏”的光辉历程。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