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影视
3上一版  
标题导航
·
《一根木头》演绎冰城青春故事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20年8月1日 第8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哈三中取景拍摄 班主任确有其人
《一根木头》演绎冰城青春故事
  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群演都是哈市中学生
  总监制河马先生(左)

  □本报记者 高云

  哈三中毕业的青春文学女作家八月长安的代表作《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和《暗恋橘生淮南》被称为“振华中学三部曲”。书粉们都知道,振华中学的原型就是哈三中,小说改编成网剧播出时,很多人好奇在这样学霸扎堆的高中里,是不是真有如此美好的青春故事。

  7月30日,另一部以哈三中为校园原型的网剧《一根木头》在爱奇艺播出。该剧总监制河马先生与八月长安是同年级的三中毕业生。他在接受新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该剧的全部校园外景都是在哈三中群力校区拍摄的,甚至连剧中班主任“刘晓云”都确有其人,现在还在三中教化学。

  2019年暑假

  在哈三中取景拍摄

  在外人眼中,升学率高居全省榜首的哈三中肯定是学霸扎堆,学生个个品学兼优。但学习好的孩子在青春期也会叛逆,会因沉迷业余爱好而成绩下滑,也会对异性有懵懂的心动……河马先生说,《一根木头》是在讲述哈三中的故事,“本剧故事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未必是巧合。”河马先生2003年考入哈三中,他告诉记者:“我们那一届高一、高二在群力校区上课,高三在南岗校区,我最好的青春时光都是在三中度过的。”《一根木头》的剧本是他亲自带领编剧团队打磨的,希望用这部作品致敬母校。

  2019年7月,经过多方努力,河马先生终于带着剧组回到三中拍摄,“第一集拍摄入学就全方位展现了校园环境,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三中的校门、林荫道和体育场,就连大门口的校名墙都是实景拍摄的。后期我们用电脑特效把‘哈尔滨市第三中学校’改成了‘江城市青学高级中学’。从7月到9月,剧组利用学校的暑假空档,在群力校区拍了55天。”

  群众演员

  都是哈尔滨中学生

  《一根木头》由周川珺、陈姝君、孔雪儿等偶像派艺人领衔主演,而学生群众演员都是普通的哈尔滨中学生。为了在开学前拍完全部校园外景,剧组在最热的时节日夜赶工,曾经凌晨3点收工,然后6点又开工接着拍,流量偶像和群众演员一起蹲在三中的树荫下吃盒饭。导演江涛开拍两个月胖了30斤,完全是“压力肥”。总监制河马先生在现场崴了脚,没时间去正骨,坐着轮椅强撑着,至今都留有后遗症。他称赞当群演的哈尔滨孩子很能吃苦,“有时候累了,躺在阴凉的地上睡个十几分钟,爬起来又接着拍。”

  剧中的男主角姜慕凡从小就是学霸,家境优越,升入高中后他遇到了学习、才艺样样出众的校花林洛嫣。原本一心学习、绝不早恋的姜慕凡对林洛嫣产生了朦胧的好感,而与此同时,在强手如林的“青学”,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差生”……

  似乎每个学校都会有那么一两个长得好看、学习又好的“男神”“女神”,而每个人在青春年少时也都曾对异性有过萌动的情感。河马先生说自己也不例外,他希望《一根木头》的校园励志故事能让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产生共鸣,“当青春无法承载一段感情时,该怎样面对才是正确选择?”

  班主任刘晓云确有其人

  剧中刘晓云老师的标签是“别人家的班主任”,这位“完美老师”是真实存在的。“我的班主任就是刘晓云老师的人物原型,连名字都一模一样。”河马先生说,刘老师不但是自己的老师,也是家长、朋友和精神导师,“刘老师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她教课好、人品更好,不会因成绩对学生区别对待,我最迷茫的时候多亏了她。”

  《一根木头》中有个“泡面对上麻辣烫”的情节是河马先生的亲身经历:“我有段时间学习成绩下滑,考了全班倒数第二。当时心情特别差,自习课我买了桶泡面,故意躺在窗台上吃。泡面味道大,班级规定不让在室内吃,我当时就是希望老师来批评我,或者跟哪个同学吵一架,发泄一下。”没想到刘老师进来后一句话都没说,反而自己买了碗麻辣烫坐在讲台上吃,“麻辣烫味道更大,一下就把泡面的味儿盖过去了。没有同学说我,反而是我自己越吃越羞愧,感觉眼泪都要下来了,很快就扔了泡面,学习去了。”

  学霸也有吊儿郎当型的

  老师的这碗麻辣烫比任何批评和安慰都有效,让河马先生记了很多年,这段“食疗经历”在剧中由姜慕凡进行了情景再现。而男主人公写的那篇小说《最后的圣诞节》,也真的曾被三中的同学争相传阅过。“那是一篇我写的高中校园情感故事,自习课偷偷写的,老师看见了也没阻止。后来有几位老师还看过,他们都说写得不错,问我要不要发表一下。”如今回想起来,河马先生感叹,如果当年老师撕了小说,可能就没有今天的《一根木头》了。

  记者在片花中发现,“学霸集中营”里还有吊儿郎当、爱打游戏的“三剑客”存在,难道三中也有调皮捣蛋的学生?河马先生的回应很有意思:“调皮捣蛋不代表学习不刻苦啊!三中和所有学校一样,学生分很多种,有人玩命努力,日学夜学,成绩就是中游;有人早睡早起,轻轻松松名列前茅;也有人表面吊儿郎当,其实暗中拼搏的……”难怪他说,“《一根木头》不是讲学霸故事,而是所有人的校园情怀。”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