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紫丁香 哈尔滨记忆
3上一版  
标题导航
·
1933马迭尔惊天绑架案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2020年9月16日 第12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1933马迭尔惊天绑架案
  老卡斯普
  小卡斯普和女友莉季娅

  与您约稿

  《哈尔滨记忆》专版刊发发生在哈尔滨的老故事。如果您是相关领域专家及爱好者,欢迎赐稿。作品字数为2000-2500字,多幅相关旧照。作品相关要求为:主题鲜明、史实精准、故事情节丰富、可读性强等。来稿请发至信箱22354430@qq.com,并请注明姓名及联系方式。

  □刘延年

  日本在占领了中国东北后,他们处心积虑地设法掠夺迁居来的犹太人的财富。

  在哈尔滨,他们把目标瞄准了哈尔滨犹太富商、马迭尔旅馆老板约瑟夫·亚历山大罗维奇·卡斯普。  

  上世纪30年代,位于哈尔滨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旅馆,不仅仅是一栋风格独特的建筑,更像一架快速运转的印钞机在生产财富。自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后,他们恨不得一口把它吞进去,但经过几次收购谈判,都没有谈成,马迭尔旅馆老板犹太富商老卡斯普根本不给日本人面子,开出了100万日元的天价,这个价格对日本人来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为了让老卡斯普领教一下日本特务机关的厉害,一场由日本人精心策划、幕后操纵的绑架勒索案发生了……

  A

  老卡斯普    

  与马迭尔旅馆

  老卡斯普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一个经商奇才,这一点从他的发家史上就可以得到印证。

  他原本是沙俄的一名普通士兵,1904年到中国参加日俄战争,1905年俄国战败后,可能觉得无颜回国见江东父老吧,就留在了哈尔滨,以开钟表修理店为生。几年以后,他又开始经营珠宝。也就十几年的工夫,他不但成为远东最大的珠宝商,而且还在中央大街上盖起了这座豪华的集饮食、住宿、娱乐、经营珠宝为一体的大旅馆,取名为“马迭尔旅馆”。老卡斯普是个特别喜欢张扬的人,因此也遭到一些人的羡慕嫉妒恨。有一些俄国“十月革命”后流亡到哈尔滨的白俄贵族,在报纸上公开点名攻击他,说他的财产来源不明,指责他橱窗里陈列的珠宝钻石是苏联政府没收白俄的财产,由他来销赃的,并煽动说:“看看那些有钱的犹太人吧,他们有商店、银行、旅馆、珠宝、存款和不动产,而俄国人有什么?犹太人是在我们流离失所中发了大财。”

  老卡斯普当然是聪明人,为了寻求靠山保护,他让两个儿子加入了法国籍,并秘密地将旗下的财产变更到儿子的名下,还在马迭尔的楼上挂起法兰西国旗。

  B

  小卡斯普的

  不归路    

  然而,法国的三色旗并没有阻挡住日本人凶残的铁蹄。日本人也明白这名犹太人的用心。当时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长小松原道太郎,找到被迫充当日本特务的多重国际间谍范斯白询问:“卡斯普和法国驻哈尔滨总领事雷诺的关系是否密切、两个人私交如何”,并明确告诉范斯白:“国旗并不能阻止我们所要做的事。”范斯白曾是老卡斯普的房客,两人有一定交情,于是他暗中将这一消息透露给了老卡斯普,提醒他多加防范。老卡斯普很快便将住宅门窗加固,并安装上了铁护栏,平时不再轻易独自出门,非出门不可时,也带着武装护卫。

  老卡斯普的高度戒备,使日本人一时难以下手。随即,他们便将目标转向了老卡斯普的儿子西蒙·卡斯普。小卡斯普是一名前程远大的青年钢琴家,1933年刚刚从法国音乐学院毕业、应父亲的邀请来到哈尔滨休假,并计划到东北几个大城市去巡回演出,没想到,这次哈尔滨之行等待他的却是一条不归路。

  C

  深夜实施

  绑架案

  1933年8月24日深夜,小卡斯普参加一个晚会后,驾着凯迪拉克轿车送女友莉季娅回家,当车开到面包街109号(现道里区红专街)莉季娅的家门口时,两个人并没有马上下车,因为第二天小卡斯普就要去大连巡回演出了,热恋中的情侣难免难舍难分。突然,车门被打开了,三个持枪蒙面的歹徒用枪对准小卡斯普和莉季娅,并狠狠地将小卡斯普、莉季娅的脸压在车座垫子上,再用布蒙上了司机的眼睛,命令他们不许吱声,之后便驾车一路狂奔到了比利时街(现南岗区比乐街)附近,然后将小卡斯普换上另一辆车押走,随后释放了莉季娅和司机,让他们去转告老卡斯普,出30万日元赎回自己的儿子,并威胁说,“如果报警,他儿子就会立即丧命”。

  老卡斯普得知儿子被绑架的消息后,心急如焚,立即向法国领事馆报告,以寻求法国领事馆的保护,同时,他还公开拒绝向绑匪支付赎金。法国领事馆一面向日伪当局提出抗议,一面由副领事阿利别尔特·晓邦雇人暗中调查,并很快就有了线索。他们秘密地将其中一名绑匪抓到领事馆审问,绑匪供认了绑架的经过。因法国领事馆不能抓捕人犯,审问后只好把这名人犯放了。第二天晓邦拿着相关证据找到伪警察局,伪警察局心知这是由日本人指使白俄绑匪实施的绑架案,非但没有抓人,还通知绑匪躲到外地去。那边绑匪见老卡斯普不肯就范,就凶残地割下小卡斯普的一只耳朵,寄给卡斯普对他施压。

  但老卡斯普只同意出3.5万日元,而且这笔钱要见到儿子以后才能付给。事情由此陷入僵局。转眼间,三个多月过去了,这起案件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很大反响,许多西方国家媒体纷纷发表文章指责日本特务机关的暴行。

  D

  法官被捕判决无效

  被告释放

  强大的舆论使日本政府感受到了压力,这时日本政府上层已经开始酝酿,旨在榨取犹太人财富的所谓“河豚鱼计划”,为了不因小失大,便指令哈尔滨特务机关立即“终结此案”。伪哈尔滨警察局按照法国副领事晓邦提供的线索,很快就将参与绑架的6名歹徒捕获。就在警察抓捕绑匪的同时,一名绑匪却将小卡斯普杀害了。等找到他尸体时,已经是1933年12月3日。现场的惨状引起了人们的愤怒。小卡斯普出殡那天,日本人为了防止发生事端,特地从齐齐哈尔市调来士兵加强警戒。尽管如此,人们仍走上街头为这位可怜的年轻犹太人送葬。

  1935年6月历经周折,小卡斯普被绑架一案终于开庭审理。日伪当局检察官宣读的公诉状令所有人感到震惊:“查被告马西诺夫等六名俄国志士,皆为最正直善良之优等国民,曾竭其大半生之精力,献身于反布尔什维克斗争,倘若有绑架之事,则动机亦非谋私利,其实为其反共团体提供必要之资金,以续其崇高之战斗。被告等所为实由爱国热忱驱使,其过可宥,应宜从宽处之。”

  1936年3月23日,三名中国法官顶住压力,认定这起案件纯属强盗绑票谋杀,便宣判四名绑匪死刑,两名绑匪无期徒刑。得到判决结果后,英、美、法等国侨民均表示满意。当晚哈尔滨的犹太人还在马迭尔旅馆饮酒祝贺,并在犹太教堂为小卡斯普举行祈祷仪式。但两天后,三名中国法官却被逮捕,并宣告原判决无效。1937年1月30日,案子又换上三名日本法官重新审理,最后以被告等出于爱国热忱为由,予以无罪释放。

  得知消息后,老卡斯普含恨离开哈尔滨,一年后病死于法国巴黎。

  作者简介

  刘延年,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热衷于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已出版《哈尔滨记忆》、《老街余韵》、《老明信片中黑龙江》、《黑龙江邮政历史图片档案》等图书。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