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版:特别报道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小众女诗人获诺奖冰城诗坛很激动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下一篇 4  
2020年10月17日 第6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众女诗人获诺奖冰城诗坛很激动
  露易丝·格丽克的诗集。

  □本报记者 韩冰

  诺贝尔文学奖于北京时间10月8日19时正式揭晓,来自美国的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获奖,获奖理由是“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

  冰城诗人

  解读本届诺奖得主

  露易丝·格丽克,1943年出生,美国当代著名女诗人,美国桂冠诗人(2003-2004),耶鲁大学驻校作家, 耶鲁青年诗歌奖评委。除了写作,她还是耶鲁大学的英语教授。

  格丽克从小就才华横溢,五六岁时开始写诗,因为极度敏感,青春期曾陷入迷茫,因厌食症辍学,接受过7年的心理分析治疗。1968年,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至今著有12本诗集、一本诗随笔集,遍获各种奖项,包括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等。

  《诗林》(哈尔滨市文联主办的专业诗刊)副总编安海茵认为,格丽克的诗长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早期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后来的作品则通过对神话人物的心理分析,导向人的存在根本问题。

  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专门研究现当代文学的学者,同时又是冰城诗坛颇有名气的青年诗人、诗歌评论家的陈爱中认为:“格丽克的诗,关注爱、死亡、生命、毁灭等公共命题,善于凝视生活中的诗意细节,境界深远而富于张力。”“既有‘悠然见南山’的诗意之眼,又有对现代功名利禄等叙述方式的反讽。”

  小众女诗人获诺奖

  冰城诗坛很激动

  露易丝·格丽克的诗,在中国发表的很少。市场上只有柳向阳翻译的《月光的合金》,以及他与范静哗合译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销量较好。这个名字,对于国内读者、诗歌爱好者,甚至诗人都有点儿陌生。

  安海茵告诉记者:“颁奖之前,在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很多预测。大家普遍认为今年的文学奖很可能会颁发给一位女性,但因为两年前美国诗人鲍勃·迪伦刚刚获过奖,这次再把这一奖项颁发给美国诗人,还是非常出乎意料的。”

  陈爱中则认为:“近十年来,诺贝尔文学奖已经分别授予3位诗人了。作为普遍认为小说是现代文学第一大文体和美学中心,偏重于逻辑叙述的现代文化中,作为小众文体的诗歌能有如此的获奖频率,在更大的意义上,是唤醒人们重归对日常经验的重视和寻找物我关系的最初意义上来。”

  对于这次诺奖颁发给诗人,哈尔滨诗歌界普遍认为是一件“令人激动的好事”。毕竟,这让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于诗歌,让小众的诗歌,有一个走近大众的机会。

  虽然未被看见

  但一直很活跃

  诗歌乃至文学本身,在当今这个快速变化迭代的时代,似乎已经被边缘化了。事实上,黑土地上的现代诗并不沉寂,甚至可以说,非常活跃!

  在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工作过20年的陈爱中,对黑龙江现代诗做过比较系统的梳理,他认为以哈尔滨诗歌创作为代表的黑龙江现代诗,在汉语新诗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一方面有较为庞大的诗人队伍:张曙光、桑克、李琦、包临轩、冯晏、宋心海、安海茵、赵亚东、姜超等,无论是从年龄结构还是创作成绩上,都是一个卓有成效的创作群体。另一方面,《北方文学》《诗林》《北极光》《远东文学》《岁月》《石油文学》等文学媒介也较为成熟,既有历史厚重的传统,也能够因时而变,孕育出和时代紧密相关的诗歌文本。在写作方法上,无论是浪漫主义还是现实主义,以及智性写作上,都有重要的代表性作品。

  哈尔滨也不乏优秀的女诗人,李琦、冯晏、安海茵,分别是50后、60后、70后的领军人物,可说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同男性相比,女诗人的诗,带有丰富的个人体验,有很强的可读性。

  不奢望每个人都爱诗

  但请尊重她

  虽然诗歌的创作很活跃,发表的媒介也越来越丰富,但诗歌日益小众化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与人们对现代诗和诗人的偏见有关。

  “在很多人眼里,‘诗人’往往和不靠谱、过于浪漫、敏感等词汇相关联。”陈爱中不无遗憾地表示。

  “其实,我认识的诗人,和我们每天在哈尔滨这座城市里遇到的你我他,并无明显不同,可能只是感知力更加敏锐而已。”安海茵补充道。

  现代诗的表现形式,也与之前人们印象中的大不同,“不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诗歌,现在的诗歌,很少用繁复的铺陈、排比、比喻,也很少用华丽的词藻,一句是一句,言之有物,呈现出一种洗尽铅华的质朴之美。”

  “虽然我们不奢望每个人都爱诗、读诗,但希望大家对现代诗给予尊重,用平等理性的心态来对待她。”安海茵代表诗人,发出了这样的心声。

  现代诗

  可以这样读

  人们远离诗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一些人不会欣赏现代诗。对于一个“现代诗小白”,怎样去欣赏现代诗?安海茵介绍了两个比较简单的方法:

  一是不必太抠字眼儿。现代诗和唐诗、宋词不同,应该从整体着眼,去寻求情感上的共振,体会诗的意境。

  二是大声朗读。现代诗虽然不那么讲究押韵对仗,但长短交错,参差之间,有独特的节奏和韵律,大声读出来,更能激发读者的共鸣。

  如果说,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诗人,对这个缺乏诗意的现代社会是一种鼓励。那么希望你我都能珍惜这个机会,走近诗歌,为每天忙碌的日常,增加几分情致。

  野鸢尾

  作者:露易丝·格丽克

  在我苦难的尽头

  有一扇门。

  听我说完:那被你称为死亡的

  我还记得。

  头顶上,喧闹,

  松树的枝杈晃动不定。

  然后空无。微弱的阳光

  在干燥的地面上摇曳。

  当知觉

  埋在黑暗的泥土里,

  幸存也令人恐怖。

  那时突然结束了:你所惧怕的,作为

  一个灵魂却不能

  讲话,突然结束了,僵硬的土地

  略微弯曲。

  那被我认作是鸟儿的,

  冲入矮灌木丛。

  你,如今不记得

  从另一个世界到来的跋涉,

  我告诉你我又能讲话了:一切

  从遗忘中返回的,返回

  去发现一个声音:

  从我生命的核心,

  涌起巨大的喷泉,湛蓝色

  投影在蔚蓝的海水上。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