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看天下
3上一版  下一版4  
标题导航
·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青春战阵”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2021年1月13日 第11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19岁志愿军飞行员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34岁指挥员率部“创纪录”一次歼敌3350人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青春战阵”
  志愿军在进行战前动员。
  志愿军空军飞行员韩德彩。
  战场上的张竭诚。

  70年前的那个沉沉黑夜,当李宏垠与战友跨过鸭绿江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誓死保卫新生的共和国。入朝作战时,李宏垠22岁,是志愿军第39军117师作战科科长。

  这是一支青春战阵。李宏垠所在师师长张竭诚34岁,39军另外两个师的师长王良太和汪洋分别为33岁和30岁。率先入朝的志愿军4个军的军长:第38军军长梁兴初和第39军军长吴信泉均为38岁,第40军军长温玉成和第42军军长吴瑞林为35岁。

  双方“主将”

  年龄相差十八岁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首战两水洞,打响出国作战第一战,不到两个小时歼灭南朝鲜军1个营和1个炮兵中队。

  听到前方遭遇中国军队,美骑兵第一师第八团团长帕尔莫不以为然:“中国人吗?他们也会打仗?”

  帕尔莫没有想到,6天之后,同样的厄运就落在了骑一师头上。骑一师,第一批入侵朝鲜的美军主力,美国的“开国元勋师”,成为机械化部队后仍然保留着“骑一师”的名头。云山之战,骑一师损兵1800多人,帕尔莫的第八团第三营被志愿军全歼。

  第一次出国作战就与美军老牌劲旅交手,李宏垠至今对当年的战斗场景记忆犹新,“美军就是火力猛,别的也没什么了不起。都是些老兵油子,一看打不赢就跑!”

  从两水洞到云山城,11天的第一次战役,志愿军歼敌1.5万。

  尽管年轻的中国军队首次亮相异国战场,就让世界大吃一惊,却似乎没有影响到“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自信。

  此时的“联合国军”,仅是地面部队就达22万之众。美军投入朝鲜战场的作战飞机有1100多架,还有虎视眈眈盯着朝鲜半岛的3个航母战斗群。

  麦克阿瑟面对众多记者夸下海口:“我已经向小伙子们的家人打了保票,圣诞节让他们回家过节!”

  然而,麦克阿瑟轻视了所面对的对手,忽视了这是一支敢于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向敌人屈服的军队,忽视了这是一支从诞生之日起就一路披荆斩棘、在严酷环境中逆势成长壮大的军队,虽然缺少飞机大炮,但从不缺少以弱胜强的战争经历。毛泽东为志愿军选配的指挥班子,都与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一样,是从长征路上拼杀出来的赫赫战将。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歼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一举扭转战局。“联合国军”一气败退300公里。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惊叹:“败绩,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

  美军参谋长会议主席布莱德雷评论说:“麦克阿瑟那神话般的尊严被损害了,麦克阿瑟现有的能力和力量根本斗不过在朝鲜的中国指挥官彭德怀。”

  那一年,麦克阿瑟70岁,彭德怀52岁。

  “双子星座”

  “横城之战”放光彩

  1950年12月6日,李宏垠所在的志愿军第39军,收复了沦陷43天的朝鲜首都平壤。没过多久,55岁的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在寒风中飞抵汉城,接替在第二次战役中阵亡的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同时被委以“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司令的重任。

  优秀的军事家都有一双穿越硝烟的锐利眼睛,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敏锐地捕捉到了李奇微排兵布阵上的疏漏,在美军和南朝鲜军翼侧暴露之际,抓住战机,打了一个漂亮的防守反击——这是第四次战役中的关键一战,横城反击战,敌我伤亡之比为3.72∶1。

  这一战,涌现出一对“双子星座”。33岁的邓岳指挥第40军118师大胆穿插、断敌后路,毙伤南朝鲜军656名,俘敌2178人。毛泽东称赞邓岳为“勇敢而明智的英雄”;34岁的张竭诚率领的39军117师创造了朝鲜战场上一个师在一次战斗中歼敌最多的纪录:激战1小时,歼敌3350人,俘敌2500人,其中俘虏美军800人。

  横城之战发生在那一年的大年初六。李宏垠回忆:“志愿军缴获火炮139门,汽车550辆,足足可以装备两个炮兵团和一个汽车团。战后才发现,出国后的第一个春节就在这样的隆隆炮声中度过了!”

  青春的战鹰

  敢于“空中拼刺刀”

  战场,是战将的考场,是英雄的舞台。与强敌对决,淬火了一代战将,也催生了人民军队的一代空战英雄。

  当王海和他的战友飞向朝鲜战场的时候,年轻的人民空军还未满两岁——新中国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在喷气式战机上的飞行时间不到20小时,他们的对手则大都是有着上千飞行小时的空中“老油条”。

  1951年11月18日,60多架F-84轰炸机向清川江大桥扑来,王海带领6架战机勇敢迎敌。战果是击落敌机5架,而自身无一损失。

  那一个月,王海刚满26岁。由他率领的“王海大队”,先后与美国空军激战80余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

  戴维斯是美空军第四航空联队少校中队长,二战时的美国空中英雄,朝鲜战场上“美军战绩最高的王牌飞行员”。就是这个美国人眼中“百战不倦的戴维斯”,却死在了中国空军的战机之下——创造这一战绩的是25岁的志愿军飞行员张积慧和他的僚机战友单志玉。

  戴维斯之死,震动美国朝野。然而,正当共和党国会领袖指责民主党发动的朝鲜战争是“历史上最没有希望的冲突”的时候——1953年4月9日,又一则令美国人沮丧的消息出现在了老牌大报《纽约时报》的版面上:“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在朝鲜失踪。

  “费席尔被俘后,提出要见一见把他打下来的中国飞行员。得知我只有19岁、飞行时间还不到他的二十分之一,费席尔很吃惊。”67年后,志愿军英雄韩德彩还记得当时的情景。韩德彩说:“美国人的飞机确实先进,飞行员作战经验丰富,但有两点不能跟我们比。我们敢于空中拼刺刀,他们不敢;他们是不义之战,国内反战。我们是正义之战,全国支持,这个他们更不能跟我们比!”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浴血朝鲜战场,4位军级干部牺牲在前线,他们是:38岁的第67军军长李湘,33岁的第39军副军长吴国璋,44岁的第50军副军长蔡正国,37岁的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他们与其他牺牲在朝鲜战场的优秀中华儿女一起,血染战旗。这其中,还有人民领袖毛泽东的长子,年仅28岁的毛岸英。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约翰·托兰这样写道:“一支装备如此落后、基本靠人力机动的部队,居然敢围歼全部机械化装备并有绝对制空权的美军。中国的统帅和将领敢于想象并策划这个气魄十足的‘坎尼’,是源于此前无数次艰苦作战积累的自信。”

  坎尼,古罗马城市,因北非古国迦太基统帅汉尼拔在坎尼会战中战胜强大的罗马,“坎尼”后来成为完胜的代名词。

  抗美援朝,这扬眉吐气的一战,打出了一个国家的安宁,打出了一支军队的自信。

  蒙哥马利告诫

  “不要和中国军队交手”

  1960年,英国元帅蒙哥马利来华访问。这位二战名将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在朝鲜战场上完胜英国王牌部队的中国军队。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上将,陪同蒙哥马利走进了天津的一座兵营。

  1953年盛夏时节,39岁的志愿军第20兵团司令员杨勇指挥抗美援朝最后一役:金城之战。杨勇的对手,是新任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兼“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司令官——年长他12岁、曾任西点军校校长的泰勒。金城之战,志愿军半个月歼敌5.3万余人,彻底将对手逼到了谈判桌上。金城战役结束之日,便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订之日。

  蒙哥马利观看完500名中国士兵的刺杀之后,端起一支步枪瞄准射击,钢板靶应声倒下。然后,他把枪递给了杨勇,杨勇举枪就射,9发子弹发发命中。

  结束中国内地的访问,蒙哥马利在香港举行的记者会上,留下了这样一段名言:“我要告诫我的同行,不要和中国军队在地面上交手,这要成为军事家的一条禁忌。”

  毛泽东闻言,一语双关地说:“杨勇上将,上将扬勇!”

  据《中国青年报》

新晚报版权所有 哈尔滨日报报业集团制作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4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B2-20060663  黑ICP 010010